第一章: 入则孝



入则孝

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

父母教 须敬听 父母责 须顺承

冬则温 夏则凊 晨则省 昏则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业无变

事虽小 勿擅为 苟擅为 子道亏

物虽小 勿私藏 苟私藏 亲心伤

亲所好 力为具 亲所恶 谨为去

身有伤 贻亲忧 德有伤 贻亲羞

亲爱我 孝何难 亲憎我 孝方贤

亲有过 谏使更 怡吾色 柔吾声

谏不入 悦复谏 号泣随 挞无怨

亲有疾 药先尝 昼夜侍 不离床

丧三年 常悲咽 居处变 酒肉绝

丧尽礼 祭尽诚 事死者 如事生

 

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

父母教 须敬听 父母责 须顺承

“父母呼 应勿缓”。要把这个“呼”字的语境理解了,就自然懂得为什么要“应勿缓”了。那么什么是“呼”呢?这里说一个具体的情况,就能让“呼”的意思一目了然了。

老人家现在手里正抬着东西,眼看要抬不住摔到地上了,这时老人家是着急的,立刻就大声叫儿子啊,女儿啊,这是“呼”,很急切的。像我们中国有句古话:痛极呼父母,穷极呼天地。 “呼”字是带着迫切的需要,饱含着情绪的,不能当成一个普通的呼叫来解释。这个语境上要懂,那么就自然懂得为什么要做到“应勿缓”,而不能把“应勿缓”当成一个普通的道理和礼节来对待!

那么“应勿缓”的“应”呢?也不能简单地解释成答应。 “应”是应承。那边父母呼,一定是有需要到你了,你立刻过去,不能拖拉,把父母需要你的地方应承起来。这是“应勿缓”。

一“呼”,一“应”,这两个字的语境懂了,自然就也就懂为何是“父母呼 应勿缓”了。

“父母命 行勿懒”。父母对于我们的需要和要求,要脚踏实地地去做,不可以拖拉懒散。这个“命”的语境是强制性的,也是相对普通的要求更重要的意思。那么父母通常对我们深切的需要和要求是什么呢?怕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了吧。对于这样的要求,你可以不行且懒吗?

“父母教”,这个教就是教导。教导我们什么呢?我们不妨用《弟子规》原文圣贤的训诫来说明:首孝悌 次谨信 泛爱众 而亲仁 有余力 则学文。这既是圣人所教,又何尝不是父母最想教我们的呢?对于这样的教导,须敬听。 “敬”是发自心的一种态度,不是低头垂眉做出的一种样子。

“父母责 须顺承”。对于我们的过错,父母是一定会责备的。面对父母的责备,我们怎么做?就是要顺承。 “顺”,就是不违逆。 “承”,就是都接受下来。对于我们过错上的责备,我们要不违逆地都真心接受下来。可是通常做父母的,都会责备我们什么呢?怕是我们不懂孝道,又不谨信,又不能爱众,又不能亲近仁者,有余力不但不学文,还胡作非为。这样的自己,父母又怎么会不责备呢!

当说到对于父母的责备不违逆的时候,我们有些人一定会想,面对父母错误的责备也要如此吗?当然是有方法的,在《弟子规》的下文中交待了如何处理父母长辈的过错:亲有过 谏使更 怡吾色 柔吾声 谏不入 悦复谏 号泣随 挞无怨。这就是原文。我们会接下来做出具体的解释。

冬则温 夏则凊 晨则省 昏则定

在天冷时要注意父母的保暖,夏热时要注意父母不要热着。早起要向父母去问安。 “晨则省”的“省”,是省视的意思。也代表了一种问候。 “昏则定”,有种通俗的叫法叫“定昏”。就是请晚安。早上起来,晚上睡前都要向父母问候的意思。问候什么呢?冬则令温,夏则令清。看下父母是否安好,有没有什么需要,这也正是请安的真正目的!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业无变

出门必要告知父母,这个告不止是对父母说要出门了,实际上去哪里做什么去,都要说一下,这就是“出必告”,而且是必需的,这样父母对你所行之事才能做到心安。像身为父母的对此应该深有体会,孩子出门了,只是告诉你出门了,这还不是最让人放心的。特别是古代,信息交流不方便。但如果孩子要去哪里对父母交待得都很清楚,那父母就真的可以放心许多。将心比心,是不是如此,自然也就明白了。

这里是讲孝道,什么是孝,无非是让父母安心而已。如果这份安心都不能做到,这个孝怕就只是一个虚名而已。

“反必面”,就是回来的时候,一定要面对父母,老老实实地把出去的情况做个反映。

而且这里有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为什么要“反必面”。大家可以试想下,当我们站在父母面前的时候,这一次出去回来,身上是不是有伤有病啦,底气是不是足啊,气色是不是好啊,有没有喝酒啊,怕也就一目了然啦。

所以“反必面”。出门回来了,见到父母安好你自己安心,父母见到你,看到好好的孩子摆在那里,又何尝不是一种安心呢?所以这不是一个礼节,是从实际需要出发的。这才是重点,这是生活的实在智慧,又怎能用一个礼节名相去标注这种行为呢?

“居有常”,就是住的地方不轻易改变,居有定所。不是今天住这,明天还要换地方住。

“业无变”,自己所从之事没有变故。这句在有些解释里,解释成事业的变化更易,我想这是不对的。人生怎么可能对于所从事的事业,没有变化和更易呢?真正让父母不安的是变故,而不是变换所从之业。所以这个“业无变”,是对所从事之业有智慧又有原则,一切处理得都很好,没有变故发生,很安稳!

至于为什么要“居有常 业无变”,我们可以试想下,如果子女住没有一个安身之地,业无立命之所,那长辈将会有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事虽小 勿擅为 苟擅为 子道亏

“事虽小 勿擅为”。什么是“擅为”,就是没有原则地乱来。 “苟”,就是一旦,一旦没有原则地乱来会怎么样?“子道亏”。做子女对待父母的操守,就有所缺陷了。那么这里的“擅为”所指的又是什么呢?因为这篇是讲孝,下文就是“擅为”的具体说明了!

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

父母教 须敬听 父母责 须顺承

冬则温 夏则清 晨则省 昏则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业无变

我们看这几段,处处都像是小事,可是真的是小事么?你出门也不说一声,回来也不讲一下(出必告 反必面)。父母叫你应都不应一下,希望你做的事也不好好用心(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让父母担心得不行,深究起来哪个不是大事?所以一定要做好子女的本分, “勿擅为”,不要以为看起来像小事就忽略。因为看似小事,实际上哪里不是父母心头的一份厚重的挂念?

物虽小 勿私藏 苟私藏 亲心伤

物品虽然没有什么价值,也不要私藏起来。如果你私藏起来,父母一定会很伤心的。

为什么父母会伤心呢?其实道理很简单,本来就是一家人,如果你有正当的心,正当的需要,还需要私藏吗?

亲所好 力为具 亲所恶 谨为去

“亲所好 力为具”。 “好”是喜欢, “力”是尽力,具是具备,准备周全。父母所喜欢的,尽力要满足父母的心意,力求周全。

反过来呢,就是“亲所恶”,父母所厌恶的, “谨为去”, “谨”就是很小心很用心的,力求完美的,把亲所恶的事物,解决干净。

可是这个“亲所好”,难道只是平时的生活喜好、普通的生活爱好吗?怕是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在里面。

其实我们父母最大的“好”,应该就是希望我们能对长辈懂孝道,兄弟间和睦,做事谨为,言语有信,又有爱众的胸怀,又能亲近仁者,有余力则学文不倦,欺待自己的孩子个个都是圣贤之人。这是每个父母亲心中所最想要的!可是反过来我们问自己,我们真的做到了“力为具”了没有?

“亲所恶”,不孝不和,做事无分寸,言行无信,气量又小,近小人而远君子,正事没有,闲事不断,这怕是父母心头最大的“恶”了。如此来说,我们又怎么能不用心“谨为去”呢!

身有伤 贻亲忧 德有伤 贻亲羞

自己身体有伤,要做到尽量不让父母担忧。自己的德行有缺,要想办法做到不让父母羞愧。这里的“贻”,在语境上是调和减轻的意思。

像生活中人谁没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呢?这是生活中的常见现象。可是万一受了伤怎么办?这是要告诉父母的。可是你告诉的方式要注意下,不能腿擦破了点皮,就在那儿喊,爸呀妈呀,我的腿坏了,一直在流血。这种方式一定会吓到老人家。这时要合理地说明情况,淡然地说只是破了点皮,一会儿就没事了。在问题程度的表达上,调和减轻,这样就不会让父母过于担忧了。这就是“身有伤 贻亲忧”的一种实例说明。当然实际情况不止于此,可是大原则总是不变的。

“德有伤 贻亲羞”。自己的德行出了问题了,怎么办?父母很羞愧,我怎么有这样一个孩子啊,很难过。这时作为做错事的我们怎么办?这时一定要“贻亲羞”。把父母的愧责尽可能减轻。那么又怎么减轻呢?我们可以借《弟子规》“信”篇的话来一用:“无心非 名为错 有心非 名为恶 过能改 归于无 倘掩饰 增一辜”。好好检讨并且承担自己的问题,对于自己德行上的缺少要做到清楚明白,还要“过能改”。这样处理,我们不就可以真正贻亲之所羞了吗?人孰能无错呢,怕的就是有心非,名为恶!有心于恶,无心于德,那就另当别论了!

亲爱我 孝何难 亲憎我 孝方贤

父母爱我们,这个孝道是很容易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后面的话算是戏说,不过有心的人自可以当做是一种参考。父母爱你宠你,本来是你应该做的事,老人家都替你做了。本来是应该你早晚向父母请安问候,现在都反了过来,是父母要到你这来问候了(“晨则省 昏则定”)。冬天父母来问候你冷不冷(“冬则温”),夏天时老人家来问候你热不热(“夏则清”),自己舍不得用的东西给你用,舍不得吃的东西给你吃!是不是如此?看下现代社会的现象,可以说比比皆是。这时哪还要你行孝道?父母“孝”孩子还差不多。所以说, “亲爱我 孝何难”。确实不难,因为不用你做什么嘛!

“亲憎我孝方贤”。这里的“贤”是指有才德的人。是说父母憎恶我了,依然能秉承孝道而不改移。试想,一个没有才德的人,又怎么可能在如此情况下还会去尽心行人子之孝道?

但是万事都有因果, “亲憎我”的“憎” 从何来?一定要好好研究下!

如果我们做不到“首孝悌 次谨信 泛爱众 而亲仁 有余力 则学文”,父母对我们的望子成龙之心无所适投,这是亲所恶,更是亲之所憎。

假如真是如此,那我们就要善加思量,尽心立愿改过从新才好!

亲有过 谏使更 怡吾色 柔吾声

谏不入 悦复谏 号泣随 挞无怨

“亲有过”,父母长辈也非完人,有了过错怎么办?“谏使更”, “谏”,是专指规劝尊长,让尊长把错的行为更正过来。

那什么是正确的“谏”呢?在后面就清楚地提出来了, “怡吾色 柔吾声 谏不入 悦复谏 号泣随 挞无怨”。

“怡吾色”,关键在“怡”字上。 “怡”就是看起来和悦、愉快。

看到尊长有错了,也不能拉长个脸,而是非常轻松地,愉快地面对。实际上人孰能无错?只不过这次错在尊长而已。比起小时候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养大,这个“怡吾色”,又有何难?

那么“柔吾声”呢?“柔”就是和顺,不是说劝人改过就要大声嚷嚷,前面的表情都是很愉快的,这时说话也要很有方法,让人听着舒服。在态度上不能尖锐,就是把劝谏的话、批评的话,说的和夸奖似的,那就是真达到“柔吾声”的境界了!

关于“柔吾声”,很多人有误解,认为是说话要温柔小声,这是非常不对的。 “柔”是指说话的态度不尖锐,语言上让人听着舒服。 “声”也不是指声音的大小,而是指我们对于语言的选择和运用!这种误读很严重,所以在这里特别指出来。

“谏不入”,你好态度好话说尽了,可是父母不听怎么办?“悦复谏”,重点在“悦”,这时还是没有负面情绪,和颜悦色的,还是尽心尽意去好好沟通。一种方法不行,就换一种,接着“谏”。要有耐心和决心才可以。

“号泣随”,晓之以理了,这时讲到动之以情。实际上这个“号泣随”是真的动情了,孩子有了问题不知道改正,看着孩子错下去,做父母的哪有不伤心的?反过来也是一样,真有孝心的人,面对双亲有错,又不能做到“谏使更”,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何尝不伤心呢?所以这里“号泣随”实属发乎天然。

“挞无怨”,挞就是用鞭棍等打人,面对我们的劝谏,就算父母用鞭棍打我们,我们心中也一样没有怨恨。

我想有这样的用心,这样的孝心,天下又能有几个不听劝谏的父母呢?

 

亲有疾 药先尝 昼夜侍 不离床

人生就是这样的,生老病死,环环相扣,总是躲不掉的。我们就是再怎样去孝敬双亲,双亲也有病老的时候。

在古代所言吃药都是用中药,即煎药吃,有汤有水的,为什么我们要先尝一尝呢?因为要看下这药是冷是热,正如身在襁褓时的我们,喝口水父母都要先尝下,试下冷热,怕一不小心伤到我们。 “昼夜侍 不离床”。 “昼”是白天, “夜”是晚上。 “不离床”,就是不离开床,一直看护着。

像我们小的时候,一旦有了一点小毛病,父母都很自然地“昼夜侍 不离床”,早晚就守护在孩子身边,就是那么看着孩子,一个好觉都睡不完整。可是现在他们老了,身体不中用了,手脚也不灵便了,身体出了毛病,我们能如当初父母照顾我们一样照顾双亲吗?到此都需自问!

丧三年 常悲咽 居处变 酒肉绝

丧尽礼 祭尽诚 事死者 如事生

双亲老了,病了,这一天终于来了,走了!你想再去为他们做点什么也没机会了。如果你在他们生时尽了心意,此刻心情怕是还好一点,如果还有遗憾在心,那将是你一生的遗憾。音容笑语犹如昨日,可是却再也回不到那个“父母呼 父母命 父母教 父母责”的从前。

有再多的美好回忆,也不会重新回来!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剜心之痛,又岂是几个文字所能表达出来的!现下依然拥有的,还是好好珍惜吧!

“丧三年”,是古礼父母去世要守孝三年。那么什么是守孝呢?

如后文所说, “常悲咽”, “常”是经常,“悲咽”,就是心痛得直哭,这是自然而然的,人之常情,又有几个能在双亲离去之时不悲痛流泪?

“居处变”,在古礼的守孝时,不会住在以前的房间里。要在父母坟旁建个小房子,有的也叫窝棚,而且要在那里生活三年,以回报父母当年哺育之情!

“酒肉绝”,是不杀生吃肉,更不会喝酒纵情。 “绝”,就是彻底断绝!

“丧尽礼”,办理丧事要把礼尽到位。“祭尽诚”,祭拜要把诚尽到。

这里有个重点,礼如何才能尽到位?如何才能尽到诚?

实际上后文就有交待,也是答案。

“事死者 如事生”,事死者如事生者,对待逝去的人和对待活着的人,此心是一样的。有这样的一个态度,自然就能做到尽礼、尽诚,礼与诚自然到位。一个有孝心的人是如何侍奉生者的,自然会如何侍奉逝者。如此去做,礼与诚就尽在其中了。

到此, “入则孝”这一篇,就算是暂时圆满!

可是回到现实中来,多少人的心中都留下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楚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目录

将此文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自返璞归真|弟子规,本文地址:http://www.fpgz.net/?p=212
除非注明,返璞归真|弟子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