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出则悌



出则悌

兄道友 弟道恭 兄弟睦 孝在中

财物轻 怨何生 言语忍 忿自泯

或饮食 或坐走 长者先 幼者后

长呼人 即代叫 人不在 己即到

称尊长 勿呼名 对尊长 勿见能

路遇长 疾趋揖 长无言 退恭立

骑下马 乘下车 过犹待 百步余

长者立 幼勿坐 长者坐 命乃坐

尊长前 声要低 低不闻 却非宜

进必趋 退必迟 问起对 视勿移

事诸父 如事父 事诸兄 如事兄

 

兄道友 弟道恭 兄弟睦 孝在中

“兄道友”,就是为兄之道,对待弟弟就像朋友一样,对待朋友当然是平等的,不会以大欺小,这是关键!

“弟道恭”,为弟之道,就是做弟弟的,对兄长要恭敬。不能大哥对我们平等,我们就不知天高地厚,依然要恭敬。

这兄弟之间的一友一恭,一来一往,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自然是“兄弟睦”。就是兄弟和睦!兄弟和睦了,做父母的看着自己家的孩子一团和气,兄长有兄长的样子,做弟弟的有弟弟的样子,心里一定是非常舒服的,自然就是“孝在中”,孝在其中了!

财物轻 怨何生 言语忍 忿自泯

“财物轻”,就是不把财物看得太重。 “怨何生”,那么人与人之间怎么能生出仇恨呢!

这六个字,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千古以来人性的根本。我们对照下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大多数不都是如此吗?

“言语忍”,就是言语上不争无谓的长短,“忿自泯”,怒气无形中自然就消退了。

“财物轻 怨何生 言语忍 忿自泯”道出了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纠纷的根源所在。

如果真能把这一点看清,我们在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上,一定能少掉很多无谓的纠纷与矛盾!

或饮食 或坐走 长者先 幼者后

“或饮食”,就是喝酒吃饭; “或坐走”,或者坐,或者走。 “长者先”,就是要让长者在先: “幼者后”,幼者随其后。这句通俗易懂,但是文中的含义别有洞天。我们通常理解为什么呢?吃饭了请尊长先吃,坐请尊长先坐,要离开了,请尊长先行,以示尊重。但是在生活中是不是真的做到如此,怕是另有奥妙在这里面。

像我们和尊长一起出去吃饭,到了地方,这时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客人要来,坐哪里好,当然是看尊长眼色行事。长辈找地方坐下了,然后告诉我们这些小的,谁谁谁,你就坐这吧,我们就低头哈腰的,笑一笑,坐那了。到开饭啦,你能先吃吗?你也好意思!但是也不用你请尊长先吃的,人家自会相互招呼,然后说,谁谁谁,不要客气啦,快吃吧,都饿啦。然后咱就吃饭。

吃完饭啦,要走啦,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要走,什么时候不要走啊?还是要看尊长的意思。不用你请尊长先的,尊长要离席了,你当然要在后面跟着嘛。

还有生活当中更是如此,像我们年纪大的要是带着小的赶路,是让小的走在前面呢,还是年长的我们走在前面?当然是我们走在前面开路了,就是这样大的领着小的。

其实自然界都是这样的。不管是迁徙,还是猎捕,自然而然长者先,幼者后。细心想一想,你看这可是戏说么?这本就是生活中的实际规律,不能简单地想成这是尊重长者的礼节。反过来看,这正是长者对我们无知幼者的一种爱护!

称尊长 勿呼名 对尊长 勿见能

“称尊长”,就是需要称呼尊长的时候,“勿呼名”,不要直呼尊长的名字。那要怎么称呼呢?既然是尊长,当然要称呼他的辈分了。

“对尊长”,就是需要和尊长应对交流的时候。这里有一个容易让人误解的地方,就是很容易让人理解为面对尊长。虽然这不能说错,但确实不能合理地反映出实际的情况。“对尊长”,实际上是尊长有什么需要和我们沟通的时候,我们及时应对,这是一种双向的交流。不能简单地理解成面对尊长。在这种应对交流中,才能谈到“勿见能”,就是不要在尊长面前刻意展现自己多有本事的意思。

“勿见能”的“见”,在这里有明显的故意、刻意去表现的意思。需要你显露本事你就显露,不需要你显露本事的时候你刻意去显露,这就是“见能”。还是那句话,将心比心,这是很让人讨厌的行为。 “见”在语境上好像是说,只有我自己很有本事,别人就不行。因为这里要直译很难,所以我们要在语境上理解。

“勿见能”出现在这里就没有问题,也不会让人误解成为什么自己有能力还不能表现出来了。

“出则悌”这篇主要是讲怎样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一切言行的重点也是从这个大局出发的。我们认真想一想,就算是你有“能”可“见”,但很是让人讨厌,起码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这个”能”也怕是无地可用,悲哉痛哉了!

路遇长 疾趋揖 长无言 退恭立

“路遇长”,路上遇到尊长。 “疾趋揖”,很迅速地趋身向尊长作揖。这里重点是“疾”,表示急急忙忙趋身向前,这就是对待尊长的一种态度! “揖”是古代的拱手礼,这个揖要如何揖,在《弟子规》原文中也有交待,就是要“揖深圆”。身子要深鞠躬, “圆”就是动作上非常流畅,没有一点勉强牵强的感觉,非常诚心诚意。

“长无言”,这里最容易让人误解成尊长没有对我们说话。实际上是尊长没有什么事需要和我们沟通的。我们当“揖”则“揖”,这时尊长没有什么事我们怎么办?“退恭立”,就是把路让出来,恭敬地站旁边。站旁边干吗?当然是等着尊长过去。

骑下马 乘下车 过犹待 百步余

这是更进一步地交待了路遇尊长时的情况。 “骑下马”,如果我们当时骑着马,就要下马!“乘下车”,如果正坐在车上,我们要下车。下来做什么?这就与上一句相呼应了, “路遇长 疾趋揖”,下来行礼!

“过犹待 百步余”,我们“退恭立”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里就交待了,“百步余”!就是尊长走过能有百步距离的时候。这里用“百步”,表达的是一种用心尊重的态度。我们试着换个角度想,我们在路上遇到亲近的长辈,步履蹒跚地走过来,我们趋身请安后,看着老人家离去,是不是要多看几眼,看路走得是不是稳,是不是会突然想起什么需要我们去帮忙的?这种“过犹待”不正是一种孝道么?

长者立 幼勿坐 长者坐 命乃坐

“长者立”,就是尊长还站着呢, “幼勿坐”,我们小一辈的就不能坐着。 “长者坐”,长辈坐下了, “命乃坐”,让我们坐下我们才坐下。

这里乍看起来确实迂腐,但是我说一种情况,大家可以设想下。我们人人都有出去和尊长应酬的时候,特别是在古代,礼数会比现在更讲究。如果当时尊长在那站着,你可知道你自己坐哪里好,哪里是你应该坐不应该坐的地方?然后“长者坐”,尊长坐下了,再告诉你就坐这吧,也就是“命乃坐”。

尊长知道的比我们多,也懂规矩。跟随着尊长之后,多听话,总是不会错的!是不是如此,有心人自己体会吧!

尊长前 声要低 低不闻 却非宜

进必趋 退必迟 问起对 视勿移

这是在讲如何与尊长交流。 “尊长前 声要低”。这个“声要低”,实际上是指通过声音的大小,来说明言语间对待尊长的态度。声音不是真的要低,是低在态度上,不要和长辈说话还趾高气扬的,那就不成体统了!

“低不闻 却非宜”。态度上低了,可是声音总是要让人听得清楚才好,要是说话都让人听不清楚,是不对的。

“进必趋”,在与尊长交流过程中,进前应答要快。 “退必迟”,应对完了,要走的时候不要那么急。 “迟”也不是说有多慢,是说一种态度。其实很简单的道理,尊长要找你问话,你慢吞吞地上前?这说明什么问题啊?你要离开尊长面前的时候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不是你做了亏心事,就是这个尊长的人品有问题了。所以这就是生活中与尊长交流的一种常识。

“问起对”,这是指具体情况,前面是应对的大原则,这时就真的开始说沟通交流了。尊长发问,我们要起身应对。应对的过程中还要注意什么呢?“视勿移”。这里在很多的解释里有偏差,解释成视线要看着尊长,视线要专注。你老盯着尊长干吗呢?实际上只是在说应对尊长时不要东张西望,那样会显得非常不用心、不专注。而且原文中根本没有讲到要你盯着尊长嘛!

事诸父 如事父 事诸兄 如事兄

“事诸父”, “事”就是对待、面对。在语境上就是代表彼此有事情需要交流时,我们面对尊长的一种尊敬的态度。这个“诸”父就是指所有与父母同辈的长辈。 “如事父”,对待自己的所有长辈,都如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

如何对待自己的父母,在“入则孝”一篇里就有详尽的讲述。用对待自己父母的态度来对待叔伯长辈,这样就对了。

“事诸兄”,就是对待所有的有血缘的兄弟姐妹。 “如事兄”,就和对待自己的亲生兄弟姐妹一样。第一个“诸父”、 “诸兄”,是指血缘上的亲属。后面的父、兄,就是指自己的父母兄弟!

这篇“出则悌”,就是讲与诸父诸兄如何相处的学问。如果我们真的看懂了文中所释之义,并且用心去做好,我想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是最受欢迎和得到赞赏最多的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目录

将此文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自返璞归真|弟子规,本文地址:http://www.fpgz.net/?p=216
除非注明,返璞归真|弟子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