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余力学文(此篇完结)



余力学文

不力行 但学文 长浮华 成何人

但力行 不学文 任己见 昧理真

读书法 有三到 心眼口 信皆要

方读此 勿慕彼 此未终 彼勿起

宽为限 紧用功 工夫到 滞塞通

心有疑 随札记 就人问 求确义

房室清 墙壁净 几案洁 笔砚正

墨磨偏 心不端 字不敬 心先病

列典籍 有定处 读看毕 还原处

虽有急 卷束齐 有缺坏 就补之

非圣书 屏勿视 蔽聪明 坏心志

勿自暴 勿自弃 圣与贤 可驯致

不力行 但学文 长浮华 成何人

但力行 不学文 任己见 昧理真

 

“不力行 但学文”,不努力地去实践,只是停留在学习理论知识的阶段。“长浮华 成何人”,除了增加徒有其表的一些华丽文饰,最终又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只有理论知识没有实践,一定是不行的。

“但力行 不学文”,只知道用力气去做,但是不学习理论知识。 “任己见 昧理真”,“任”指放任。任一己之见而行,那就会背弃真理了。 “昧”是指遮盖的意思。

这段道理,在生活中是很常见的。知识要学以致用。学了用不出来的,不算是真正学到了!这是重点。

只知道一味地蛮干也不行,没有一个“文”理的修养,所行之事,极有可能违背脱离正确的标准。如果出发点都是错的,那么结果又怎么可能对呢?

这里面的“文”指的是什么?就是文化,能起到文而化之的一切方便和方法,用《弟子规》的原文说就是“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学文”。

所有的一切学问学来做什么呢?其实最终都是为了实际的应用而存在的,如果只是眼熟其文,不解其意,不踏实肯行,那就失去了知识的意义。

学来的何止是浮华,更有甚者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一个人一旦只是学习知识而没有实践,最容易犯一个错误,那就是《弟子规》前文中所提到的警示之语: “见未真 勿轻言 知未的 勿轻传。”

只是学些表面文章,没有实践的检验,你怎么可能知道是真是假是对是错?不知真实,妄言妄传,自然误人又误己,所以才说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从读书的角度出发,也是“尽信书不如无书”,一切知识终是要通过实践来验证才是最稳妥的!

所以,没有踏实的实践,学来的是更多的虚妄浮华的知识。这是很常见的,读了几年书,本事没见长,脾气不小。混了两个文凭,没见过做贡献,头抬得倒是很高,别人都不对,就自己的对。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我们一定要细细思量,对应自己的缺失,更要发心好好改正!

那么怎么样才能“见能真 知能的”呢?其实到这里也就非常清楚了,这段就是答案!要学文而力行!学习了并用心好好实践,那真理自然也就能够验证出来!

这里交待了学知识的大原则。

要做到学与实践相结合,遵从圣贤的教诲,终不能任一己之见而妄行,那就做不到《弟子规》篇尾所讲的“圣与贤 可驯至”了。

读书法 有三要 心眼口 信皆要

上段是讲学习与实践的大原则,这里是具体地讲如何从书中学习知识。开段就非常明确地讲了“读书法 有三要”,就是读书的方法,有三个要点。

“心眼口 信皆要”,心要解其深意,眼要识得文字,口要诵读,默念有度。 “信皆要”的“信”,是指正心诚意。这三个条件,都是要正心诚意地去做到。

读书中遇到不识的字,要尽可能当下通过各种方式去认知,由未知变成已知,这是“眼”要的重点。口诵要抑扬顿挫,由声而通情,这是“口”要的重点。心要深解其意,如果不能做到深解其意怎么办?后文已经为此做出一个妥当的交待, “心有疑 随札记 就人问 求确义”,不明白的,不管是通过书本,还是找人去问,总要弄明白才好。这就是读书三要中“心”要的重点!

方读此 勿慕彼 此未终 彼勿起

这里是讲从书中求学时所要注意的事项,也指出了我们普通人读书所易犯的毛病。 “方读此 勿慕彼”,才读到眼下的文字内容,就不要想着其他的篇章了!

为什么如此说呢?常看书的有经验,你看着这里,想着那里,那你眼前看着的内容,能做到“心眼口 信皆要”吗?心都分散了,自然不能深解其意了。眼神也漂移不定,书翻错页了你都不知道。即便是嘴上读着,也怕是错谬多多。这句是讲读书中心态上的不定,所以, “方读此 勿慕彼”!这可不是空洞的道理。

“此未终 彼勿起”, “终”在这里是结束, “起”是开始。这一句是上句意义的延伸和强调,这里还没有结束呢,就不要跑到别的地方去开始。这句就是在讲读书中行为上的不定!这一心一行,读书的时候如果不能做到专注不移的话,书中妙处,自无处可寻。

总而言之,这两句是在讲具体读书时正确的行为标准。不是这样,是很难把书读通的。

宽为限 紧用功 工夫到 滞塞通

“宽为限”,在心态上,不要急于求成。这句非常重要,因为你一旦急于求成,很容易在具体做学问的时候犯上文的毛病: “方读此 已慕彼 此未终 彼已起”。这种情况,心神很容易不专注, “心眼口”的三要怕是都要有所偏失,如此的话,能不能对你要学的东西深解其意,就不好说了!

 

所以文中规劝我们求学的态度上要“宽为限”,这三字不要随意读过,其中的至理反而不求甚解,那我们也就没有做到“心眼口 信皆要”。在这里一定要好好体会为什么要“宽为限”。

“紧用功”,心态上不急于求成,但是在具体的求学行为上,要抓紧用功。不能懈怠,时时要想到“老易至”,用心去“惜此时”。时时能警惕如初, “紧用功”就是自然而然的行为了! “紧用功”的“功”指的是什么呢?就是“学文和力行”。

“工夫到 滞塞通”,什么是“工夫”呢?学也学了,实践也实践了,在这里连同上文的“学文和力行”一起参考,边学边实践,这就是真正的功夫。不只是时间上的积累,更是实践上对知识的一个验证。这个“学文”和“力行”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也就是文中所说的“工夫到”,自然而然也就“滞塞通”了,本来不懂不通的,自然就融会贯通啦。以笔者的体会,这是真正的经验之谈,非常珍贵!

这段是讲用功做学问的大原则!要“宽为限 紧用功 工夫到 滞塞通”。用刚学到心眼口的三要,慢慢地品味,就把要领把握住了,把那个境界化在心里,这样就对啦。

这里是讲一个真发心求学的人,在具体求学时行为的大标准,千万不要轻易忽略过去。

心有疑 随札记 就人问 求确义

“心有疑”,一个人求学,遇到做不到深解其意的,有了疑问怎么办?后面就是解决的方法。 “随札记”, “札”在古代指用来写字的小木简,这里指文书: “记”是记录,“随”就是跟随。意指对于心有疑惑的,查找各种文书记录去求证。

“就人问”,这是解决“心有疑”的另一种方法。 “就”是接近靠近的意思,在语境上是找懂的人去询问。

“随札记”也好, “就人问”也好,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求确义”,都是为了求一个正确的解释!

这里要反观自己,当我们在求学用功当中,面对自己“心有疑”时,是不是也能做到“随札记 就人问”,从此就能看出我们自己求学的态度和将来的成就!这绝不是虚言!

房室清 墙壁净 几案洁 笔砚正

这段是讲做学问的适宜环境。

房室要清, “清”在这里是讲不要太复杂,简单明了就好。墙壁要净,不要污秽不堪。“几案”是指长条的桌子,这里是指读书写字用的桌子,一定要整洁。笔和砚台一定要放端正。

看着简单吗?也不简单!不信我们都对照下自己,试问有几人能如此了?虽是做学问的环境,在这一室一桌一笔一砚之中,由形而入心,透出的,却是一个人对待学问的态度!

墨磨偏 心不端 字不敬 心先病

这几句就更有深义了。磨墨要不偏不倚,磨偏了,代表着这时你的心态不端正,也就是说你心此时不在做学问上面。这是经验之谈,对于现代极少有机会磨墨的我们来说,怕是很难完全体会其中之意了。

“字不敬”,对于所写的字,心中不存尊敬。在很多人的意识里,下意识地解释成写字随意不工整。这不能说不对,但还不是“字不敬”的原意。我说种情况,大家就会更深入地了解一些。什么人能对这个“字不敬心先病”中的味道体会最深呢?应该是那些勤于书法的大家,他们最有体会!下笔的时候,对每一笔一画都恭恭敬敬的,那这个字一定能写出味道来。

如果“字不敬”,就代表着心不在这儿,“心先病”,病啦。说病了也是比喻,就是你有问题了,心不在这个字上,不在学问上!前面讲笔砚放正,是由心入形。这里就是在讲由心入字!是不是如此,有心人细细体会,自会知道!

要是体会了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怎么办?好办! “心有疑 随札记 就人问 求确义”,只好求之于各种历史文献记录,不行再找真正做学问的人求一个确义吧!

列典籍 有定处 读看毕 还原处

可以作为文化“标准”的书叫“典”,“籍”就是指各类书了。 “列”就是安放。整句话的意思是列放各种典籍书类时,要有一个固定的地方。读看完了,还要放回原处。

虽有急 卷束齐 有缺坏 就补之

就算读书中遇到急事,也要把书卷捆束整齐,因为古代的很多书都是竹简木简做的,收起来的时候要卷起来并且用一个小绳子束住。所以古代有个成语叫“束之高阁”,就是捆好,放那,不管了。当然这是贬义的。在这里提出来是帮助大家理解“卷”“束”。

“有缺坏”,发现少页了,或是哪里坏掉了。 “就补之”,即刻补修好!

在这里有一个可以供人思考的问题,我们试想一下,什么样的人会发现书的哪部分缺少了?书的哪里坏了呢?当然是那种“列典籍 有定处 虽有急 卷束齐”的人了。一个真正求学,致力于学问的人,自然会爱书惜书,对于自己读过而熟知的典籍,自然会知道哪里少了,哪里坏了,里面哪里有错字!

我们读完这几段,用心细细想一想,这是迂腐的道理吗?

非圣书 屏勿视 蔽聪明 坏心志

勿自暴 勿自弃 圣与贤 可驯致

《弟子规》终于到全文的终点啦,意犹未尽,可是文字已尽!但是对于人心的规劝,依然是无尽的。

我们真的要发心读书做学问,不是那种圣贤的书,要屏而勿视,就不要去看啦!什么是圣书呢?除了《弟子规》的原文,教人能够做到“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学文”的书,都是圣书。

既然是真正求学问,对致力于修正自己的品行、有心接济这个时代和社会的人来说,哪还有工夫去看那些纵情声色的书呢?

“老易至”,岁月如此匆匆,时不待我,不好好用功于身心,自蔽聪明,败坏心志,离圣贤之道,也就越来越远!

可是人无完人,总有出错的时候,那要怎么办呢?

‘‘勿自暴’,羽要自己败坏自己“勿自弃’,更不要自我放弃。就如前文“信”篇所讲的: “过能改归于无”,知道有问题了,我们改了就是!

最后一句,千金之重: “圣与贤 可驯至”!我们通常认为,圣贤总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但《弟子规》文中明明白白地指出“圣与贤 可驯至”。圣贤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只要你努力用心,致力于身体力行“首孝悌 次谨信 泛爱众 而亲仁 有余力 则学文”,那你也一样可以成就圣贤之道!

所以, “圣贤”既是圣贤可做,也是你我可做!只要脚踏实地,力行用功,终是大事可为,圣贤可至!


上一章:             此篇已完结

返回目录

将此文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自返璞归真|弟子规,本文地址:http://www.fpgz.net/?p=228
除非注明,返璞归真|弟子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顶部